当前位置: 首页 > 减肥瑜伽

斯科拉亲笔撰文:《在阿根廷我们如何打球》

发布日期:2019-07-22 08:33:10 编辑:瑜伽图片网阅读次数:

8月3日讯路易斯-斯科拉亲笔撰写长文《在阿根廷我们如何打球》,致敬阿根廷男篮黄金一代,以下是全文翻译:

\

说实话,我真的很开心马努决定重新回到赛场,征战自己在NBA的第16个赛季。

因为这样不会再有人问我关于他的一些事情了。

现在我说马努是我们这个国家历史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估计不会有人反对,但是我想说一个事实:当马努还是小孩的时候,他资质平平,甚至无法进入阿根廷青年队。

年轻时候的马努还是有很多的弱项,比如说他并不高大,而且非常瘦,因此并不被人看好。大家都说2004年夺得奥运会金牌的阿根廷男篮是黄金一代,那个时候队里有奥伯托、诺西奥尼、桑切斯、普里吉奥尼。而我们这些人从1996年开始就进入国字号球队进行打球了,不过那个时候马努水平依然不够,还无法进入我们这支球队。

更悲催的是15岁的时候,他被球队裁掉了。

当我们其中的几人已经开始在欧洲闯荡的时候,马努依然还在国内,他先是效力于阿根廷北部的俱乐部安第诺队,随后就被交易到自己的家乡巴伊亚布兰卡市的篮球俱乐部EstudiantesBahiaBlanca。起初他还是无法受到重用,出场时间较少,但是在仅有的上场时间内,他的表现被国际球探吸引,最终一名来自意大利的球探将他带到了意大利的勒佐卡拉布里队,当时这支球队还仅仅是一支乙级球队。

经过在意大利联赛的锻炼,重新回到阿根廷国家队的吉诺比利已经脱胎换骨。曾经瘦小无用的小伙子已经是过去式了。

他成为了场上最凶猛的竞争对手。

下赛季的NBA赛场,你也会看到一个足够优秀的吉诺比利。

如果你真的想要听听我的故事,并搞明白那支阿根廷队是如何走到一起的,你就必须明白在上世纪90年代阿根廷人是怎么看待篮球这项运动的。那个时候足球才是国内运动员从事的首选,不过那个时候阿根廷国家足球队的压力非常大—因为大家对足球的期望非常之高,想想2014年阿根廷国家队在足球世界杯决赛失利,人们就感觉像世界末日一样,也正因为如此,篮球只不过是一些运动员躲避压力的另外一个选择。

2014年阿根廷足球队赢得了世界杯亚军,但还不足以让阿根廷人满意。

但是对于国家队男篮,就远没有那么多压力了,我们那支球队第一个国际大赛是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男篮预选赛,虽然我们最终没有获得悉尼奥运会的一场男篮入场券,但是我们打得不错,离晋级也是只差一点点,那个时候没有国内媒体的舆论压力,我们也没有过多沮丧,相反我们整支球队变得更加团结,回国后人们都在说“我的天呀,没想到你们走得那么远,难以置信啊!”。我们受到了热烈地欢迎。那个时候阿根廷人民对篮球的期待就仅仅是这么一点。

随后我们给自己的目标就是能够进入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12强,能够登上奥运会的舞台已经是相当高的成就了,至于赢得奥运会金牌根本想都不敢想。

美国男篮是奥运会上的霸主,1972年以来,奥运会男篮金牌一直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即使2002年男篮世锦赛上我们曾经击败过他们,但是我们知道这次他们一定会派出更强大的阵容参加奥运会,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我们能够夺得一枚奖牌,已经是创造历史了。

\

令人疯狂的是我们的表现比预计更要出色,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想。

我们震惊了整个世界。

我父亲打篮球一直处于半职业状态,小的时候我父亲每天去银行上班7-8个小时,下班回家看过我们后,晚上9-10点出去训练,那个时候我感觉真的是太神奇了。他跑遍整个国家去打锦标赛,不管是小城市的球队还是某地区的球队,他都会去和他们打比赛,那个时候父亲赚得并不多,而这并不是他打球的原因。

我曾经问过自己: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深爱着这项运动,以致于后来影响到我。他一直称自己的篮球是“真正的篮球”—打球仅仅是为那最初的对这项运动的热爱。

父亲每次出去打球我都会跟随,耳濡目染情况下,我们逐渐开始接触篮球。后来我们车库上面装了一个篮筐,然后就开始练习投篮以及运球。或许在美国这种情况非常普遍,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阿根廷,左领右舍都觉得我们疯了。

足球是阿根廷的国球,不过那个时候在我和我父亲眼中,篮球才是我们的首选。

随后出现了一个大问题,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阿根廷还没有装有线电视,因此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和渠道收看NBA的比赛。

但是我们有自己的办法。

看现场直播的比赛时不可能了,但是我们可以买一些老式的录像带。有人从美国买来这些录像带,然后在阿根廷街头倒卖。差不多就像是在自家车库贩卖走私货的感觉。

随后阿根廷开始安装有线电视,至此,彻底改变了这个国家。

记得那年是1992年,芝加哥公牛在总决赛中对阵波特兰开拓者,后者的主帅还是里克-阿德尔曼(也是我效力NBA第一支球队的主帅,是不是很有意思)。我和我的朋友被比赛深深吸引住了,通过有线电视观看总决赛成为了我与篮球结缘最初的方式。久而久之,篮球成为了国内除足球之外的另外一个选择,虽然那个时候打篮球的人依然很少,但是她的魅力丝毫不输给足球——传球、运球、无球跑动穿插,这大大激起了人们的兴趣。

足球还是阿根廷的国球,而且一直都不会变,篮球再好都无法撼动足球在阿根廷国内的体育地位。但是篮球逐渐成为阿根廷各项运动中的后起之秀。

尽管阿根廷的人口并不像许多体育大国那样多,但是我们也有几样得天独厚的条件。

首先那个时候城市里只允许正规篮球的比赛,我们没有三对三,没有一对一,也没有那些随意性很大的篮球比赛。那个时候只有全场的五对五比赛,从一开始你就打团队篮球。正因为这样你会看到阿根廷各级别的国家队中都有团队篮球的精髓。

其次,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我们那个时候充满激情,我并不是说“嘿,我对比赛胜利充、得分过40或者成为场上最好的球员”,这只不过大家享受快乐篮球的一部分。能够擅长一项运动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而阿根廷人非常享受从平庸到高手的这个过程。看看梅西,从那么矮小的球员到变得现在如此伟大,是不是非常享受?

庆幸的是,我的身高并没有阻碍我的篮球梦——我的父亲挺高的,而我也长得挺高的,那个时候我几乎比同龄人高出一头,所以从我开始打篮球开始,我就可以在他们头上轻松得分,那个时候我还是很有统治力的。11-12岁的时候我受邀请加入一支巡游的球队,这一切来得都太快了,当我加入了另一支更具实力的篮球队,并被国家青年队当做培养对象的时候,我就立志打算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了。并不是说‘我确定了以后要通过打篮球赚钱’,而是“我到底能走多远?我是否可以进军欧洲?我可以去NBA打球吗?”

当我15岁的时候我和当地的一家篮球俱乐部签了合同。

随后我代表阿根廷青年队参加了在厄瓜多尔举办的锦标赛,那个时候有三名欧洲球探也在观众席中,并做着笔录。在其中一场比赛结束后,其中一名自称是来自西班牙甲级联赛巴斯科尼亚队的球探来到我身前对我说:“我们愿意给你提供一份合同。”

随后我就签下了这份合同,成功登陆西甲。

那个时候我仅有17岁。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有点疯狂,没想到我已经打了22年的职业篮球。我已经是满世界的打比赛。我有很多值得骄傲的NBA时刻,但是阿根廷队在2004年夺得奥运金牌绝对是最令我骄傲的一次。

那个时候很多国际球员都希望通过和美国队交手,看看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那个时候我也是以美国队为标杆,1999年在波多黎各举行的奥运会预选赛中我们面对美国队,打完比赛后我有强烈的挫败感,甚至开始怀疑“我还要继续打篮球吗?”

是不是觉得我在开玩笑,但实际情况就是如此。1999年我们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个时候和我对位的美国球员是文-贝克,他比我高2英寸,比我重40磅。第一次他就把我完全挤开,在我面前大力扣篮,我就这样被他轻松撞飞。要知道我可是球队最高大的球员了,但是那个时候文-贝尔简直将我视作空气,完全忽视我的存在。

我那个时候的想法是,这个家伙看来比我强壮多了。

随后一球,贝克快速移动到外线准备接球投三分,我对自己说:在我面前投三分,没门,他投不进的。随后他在我面前高高跃起,如果这个位置他还能进球,那我真的就傻眼了。随后他真的让我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居然投进了。

那个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我完全无法和这些球员在场上抗衡,这辈子都难了。

但是我们队里的伙伴们也都是有钢铁般的意志,我们知道我们下一回一定会比以前更具竞争力的,再下一次还会继续进步。这时,我们已经在一起打了足够久了的时间了,场上的一切行动都变成了我们的第二本能。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更别提我们还拥有阿根廷国家队历史上最具天赋的一帮小伙子了。

进入新千年我们的面貌逐渐发生了改变,我们成功进入了雅典奥运会,比赛中我们将会再次面对美国队。虽然美国队曾经轻松击败过我们,但是这次情况有点不一样了,因为2002年,我们就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的世锦赛上击败过他们,这也是我们头一次击败拥有NBA球员的美国队。

从那时开始我们开始认识到阿根廷男篮可以任何国家队抗衡。

就算那个时候美国队拥有全明星球员艾伦-艾弗森、蒂姆-邓肯以及阿玛尔-斯塔达迈尔,我们依然充满信心。

有一点我们非常清楚:只要美国队有职业球员参加奥运会男篮比赛,男篮金牌还从来没有旁落过,我们明白这次面对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对手。

而我对身边打了十年篮球的队友也是充满信心:吉诺比利、诺西奥尼、德尔菲诺、奥博托、桑切斯、赫尔曼以及其他众多队友。

2004年我们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强大。那个时候我们不仅仅是觉得“有机会”击败对手,而是觉得我们完全有实力可以把他们击败。

我们的自信心显然上了一个档次。

我清楚记得当时我们在更衣室多么充满能量,人人蓄势待发,到了球场上更是个个生龙活虎。

一切都在发生变化,美国队也希望赢得比赛,我们也想要赢。在我们队中每个人都不会去质疑比赛结果到底如何。

那场比赛是奥运会的半决赛,和我们之前面对的美国队情况还有点不一样,一旦我们输球,我们将打道回府,一无所有。而我们也看到有多支球队差点击败美国队,只不过在最后时刻由于紧张等原因功亏一篑。其实之前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击败美国队那一次,我们也没有真正相信过我们会赢。

\

那场比赛每每需要投关键球时,诺西奥尼和吉诺比利就会挺身而出。整场比赛吉诺比利砍下29分,我们整场比赛传球非常棒,由于有多支球队在面对美国时关键时刻掉链子,有了前车之鉴,因此我们整场比赛丝毫没有松懈,一直保持整场比赛的专注。我们一路领先,每当美国队准备反扑时,都被我们更猛烈的攻击压了下去,我们没有丝毫的退缩和让步。

我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可能我们真的忘了,我们仍然需要赢得另一场比赛才能赢得金牌。我们打败了这个被认为是不可战胜的球队,这让我们感觉很疯狂,我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我们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要想赢得金牌可还要赢一场比赛。

当然最后的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

千万不要去怀疑阿根廷人的激情,去问问梅西和吉诺比利就知道了。

最后想对马努说:嘿,兄弟,我们东京奥运会见?虽然那个时候你已经很老了,但我心中一直有个声音,你一定会让众人感到大吃一惊的,因为这又不是第一回了。(大建)

本文链接:斯科拉亲笔撰文:《在阿根廷我们如何打球》

上一篇:日本女排战至最后一刻 魔鬼主场喊声分贝创纪录

下一篇:新秀巡礼-神PG模板水拉!还没见过最佳的他

热门资讯

友情链接:

佛经 观音心经 大悲咒经文

Copyright © 2018 瑜伽图片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8043008号